<rp id="58mhe"></rp>
    <tbody id="58mhe"><track id="58mhe"><dl id="58mhe"></dl></track></tbody>

      1.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9月25日 星期六

        工銀國際:互聯網平臺整改的應然與實然

        金融管理部門針對網絡平臺的系列整改,體現出的是一種應然與實然的有機統一。

        97日,銀保監會在答記者問中回應,網絡平臺企業正積極對照法律法規和監管要求,有序落實完善公司治理、防范資本無序擴張、合規審慎開展互聯網存貸款業務、推動小貸和消費金融公司合規展業、規范發展互聯網保險業務、加強消費者權益保護等多項整改內容。近年來,平臺經濟的馬太效應不斷加劇,互聯網平臺通過掌控流量與數據制定游戲規則,為實現自身利益最大化帶來一系列 “市場失靈”:數字經濟的生產力進化受到資源與利益的束縛,大數據殺熟開始損害民生福祉,“類銀行業務”游離于傳統金融監管體系之外滋生新型風險。因此我們認為,金融管理部門針對網絡平臺的系列整改,體現出的是一種然與實然的有機統一。一方面,市場的自發性糾偏在寡頭壟斷市場中難以實現,唯有借助政府的“有形之手”方能矯正市場失靈,引導數字經濟生產關系的重塑。另一方面,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建立公平、普惠、有序的新型數字化生產關系,將對生態進化、民生保障、風險防范、經濟增質以及金融創新等五個方面起到關鍵性作用。

        第一,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加速互聯網生態進化。相比傳統產業,由于平臺算法規則的普遍運用,平臺經濟領域的壟斷協議可能更隱蔽,也更易于實施。目前,占據流量高地互聯網平臺企業不同程度地出現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行為,比如經營者要求商家“二選一”、不公平價格行為、拒絕交易、數據壟斷等,平臺經濟領域“強者愈強”的馬太效應隨之不斷加劇。以上做法嚴重擾亂市場的公平競爭環境,不僅抑制中小企業的創新空間,也讓頭部企業囿于存量博弈,而降低后續創新動力。并非中國例,在全球范圍內各國反壟斷執法機構均高度重視平臺經濟的發展,對超大型互聯網平臺企業展開反壟斷調查。針對這問題,中國監管部門的執行效率更高,效果更顯著。20212月,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在原有法律基礎上制定了《關于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對平臺經濟的合法合規經營細項做出了明確指引。銀保監會在回應中也提到“堅決打破壟斷,維護公眾利益和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營造一個公平、開放的企業競爭環境,有助于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和社會創造力,正確發揮科技創新驅動作用,加速互聯網生態由寡頭壟斷的Web2.0時代向有序競爭的Web3.0時代進化。

        第二,普惠于民的發展觀念提升微觀福祉。除了同業競爭者之外,生產者與消費者平臺經濟的重要參與方。發展初期,互聯網平臺通過識別并調配多余產能與未被滿足的需求相結合,形成實體經濟的帕累托改進,優化了生產者和消費者的整體福利。然而,為了追逐更高利益,平臺開始逐漸利用市場支配地位和數據壟斷優勢提高收費標準或實行價格歧視,大數據殺熟等不合理使用數據的情形損害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此外,互聯網平臺強化了按需服務的趨勢,促成了零工經濟的不斷壯大,但相較納入正規企業編制員工,零工的合法勞動權益往往難以獲得保障。因此,網絡平臺企業的整改還包括著力維護平臺內經營者、消費者和從業人員等各方主體的合法權益,防止資本的無序擴張對民生福祉可能造成的損害,助力共同富裕目標的實現。2021111,聚焦民生重大關切的《個人信息保護法》將正式施行,從法律上切實維護、保障及發展人民群眾的網絡空間合法權益,廣大人民群眾共建共享數字經濟發展的成果,提升個體的獲得感、幸福感與安全感。

        第三,防微杜漸的監管思路預防風險傳染發酵。隨著現代金融業的跨界發展,部分互聯網平臺正利用其數字化優勢開展“類銀行”業務,但自身游離于傳統金融監管的體系之外,帶來明顯的外部金融風險。這些平臺企業既然已經成為金融系統中信用創造、風險定價的重要參與者,其理應在統一的框架體系中接受金融監管。面對數字時代新的監管命題,銀保監會在網絡平臺整改過程中,同步推進事前監管的“防火墻”和事后懲治的“糾錯器”,也由此得到了查理·芒格等國際金融領域資深專家積極評價。銀保監會一方面堅持“從嚴監管,對各類金融違法違規行為一如既往堅持‘零容忍,切實防范各類風險在經濟系統中傳染發酵,有效規避系統性風險的形成;另一方面則堅持依法將金融活動全面納入監管,所有金融業務必須持牌經營,消除監管套利”的原則。具體來看,銀保監會將互聯網貸款納入傳統金融監管體系,規定銀行合作方出資比例不低于30%,防止多頭借貸和過度負債,體現出從源頭防范違約風險的監管思路。

        第四,科學合理的資源配置賦能經濟高質量發展。數字經濟日益成為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信通院數據顯示,2020年數字經濟占全國GDP的比重已經達到38.6%。過去十年,平臺經濟迅速壯大,新業態、新模式層出不窮,對推動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發揮了巨大作用。然而隨著平臺經濟在各領域基本滲透,對經濟的邊際收益日漸式微,繼續延續舊模式發展,難以創造新的經濟價值?!笆奈濉?/span>規劃將“加快數字化發展,建設數字中國”單列一章,其中強調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并列出了數字經濟的八大重點產業,涵蓋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工業互聯網、區塊鏈、人工智能以及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均指向硬核科技。因此,對互聯網平臺的整治,意在防止過多資源重復投入,引導資源由消費互聯網產業互聯網傾斜,壯大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引擎。

        第五,以安全穩定的金融環境促進金融創新。當前,全球貨幣體系正經歷大變革,央行數字貨幣成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國際清算銀行(BIS)等多邊金融機構和金融監管當局關注的重大議題。從貨幣發行層面,私營部門的介入與數字經濟時代相適應,確保數字貨幣的實用性與可用性;而從數字支付層面,公有部門的參與則有望遏制過度尋租,以支付普惠平衡數字經濟新生態。由央行自自建的數字人民幣采用的即是公私混合的雙層運營架構,除了國有大行之外,以互聯網用戶運營見長的網商銀行微眾銀行也同步參與到數字人民幣的兌換與流通環節。隨著未來數字貨幣演變為公私解決方案的混合體,以網絡平臺為代表的私營部門將成為新一代貨幣體系的重要補充,因而亟需“推動平臺企業轉變觀念,增強對金融業務屬性、政策法規和監管要求的理解和把握”,從而保證其在金融監管框架下健康有序運行。立足于規范的數字金融環境,數字人民幣不僅在宏觀層面成為精準調控的政策工具,還有望在微觀層面激勵企業拓展升維合作業務,從而最大程度地發揮出對數字經濟創新引領作用。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高欣弘

        工銀國際宏觀經濟分析師


        下一篇:央行:在貨幣政策考量上將“以我為主” 今后幾月流動性供求將保持基本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