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58mhe"></rp>
    <tbody id="58mhe"><track id="58mhe"><dl id="58mhe"></dl></track></tbody>

      1.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9月25日 星期六

        橙心優選撤退 團長急著提現

        9月9日,第一財經記者獨家獲悉,滴滴旗下社區團購業務橙心優選已于9月8日停止常州地區業務的運營。

        橙心優選撤退 團長急著提現

        作者: 陸涵之

        社區團購的撤退潮已經蔓延至橙心優選。

        9月9日,第一財經記者獨家獲悉,滴滴旗下社區團購業務橙心優選已于9月8日停止常州地區業務的運營。

        當地運營人員對團長表示,橙心優選停止運營是因為優化調整,9月8日系統已自動關閉團點,不影響團長提現,同時9月8日的訂單將照常配送。

        此前,也有消息稱橙心優選將陸續關城收縮,截至發稿橙心優選尚未回應。

        上線一年后撤退

        橙心優選在一年內經歷了進攻和撤退。

        2020年6月,滴滴在成都上線名為“橙心優選”的社區電商業務,主打低于市場價的限時秒殺產品,包括生鮮、食品飲料、家庭用品等。到了去年9月,滴滴宣布橙心優選在四川日單量突破55萬,同時業務正式在西安上線,隨后業務擴大至全國。

        滴滴曾經對橙心優選寄予厚望。去年滴滴CEO程維提及做社區團購業務時,表示滴滴對橙心優選的投入不設上限,全力拿下市場第一名。

        從公司架構看,滴滴屢次為橙心優選調兵遣將。去年10月宣布網約車平臺公司CTO賴春波調任橙心優選,12月宣布集團UT副總經理兼網約車平臺乘客部總經理張可帥調任橙心優選。

        從時間節點看,滴滴不僅是最早切入社區團購的互聯網公司,也在去年推出過新的玩法。去年12月,滴滴旗下橙心優選啟動橙心小店戰略,目光轉移至線下。今年9月,橙心優選開始試水“橙心優選小店”,為橙心優選和團長合作的線下自提門店,希望進一步擴大市場份額。

        但橙心優選沒有能夠達到理想成績。根據易觀千帆數據,今年4月,橙心優選活躍用戶為293.57萬,隨后5月以及6月活躍用戶數環比下滑4.35%以及10.7%。

        而團長小王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從他每日的訂單看,橙心優選僅有幾單,目前多多買菜和美團優選的訂單較多。

        橙心優選的撤退只是當下社區團購的一個縮影。今年7月,同程生活的主體運營公司鮮橙科技發布公告,擬提出破產申請,并放棄原有的社區團購業務。另一家社區團購平臺食享會宣布轉型零食賽道。8月京東旗下的京喜拼拼開始收縮,退出山西地區。

        對此,易觀流通行業中心高級分析師何懿軒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社區團購行業在經過了過去較長一段時間的擴張后,許多企業由于此前并未建立起較強的壁壘,在競爭壓力下難以守住市場與用戶,自身又沒有足夠的資金來進行持續的價格戰,在盈利困難的情況下便出現了一些企業的撤退與轉型。部分巨頭平臺近期在市場競爭難以突破的情況下也在進行調整,開始更加關注存量市場的經營質量,而不是僅追求擴張。

        團長忙著提現

        對于不少團長而言,平臺宣布停運已經不是新鮮事。

        團長小李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同程生活7月宣布倒閉后,每日提現已經成為不少團長的習慣,“同程生活宣布倒閉,我們發鏈接時看到平臺換名字了才知道。傭金結算上,其他平臺每日都可以進行傭金提現,但是同程生活的結算方式是每個月最后一天平臺自動結算,下個月8日統一發到個人賬戶。同程宣布倒閉時還有6月和7月幾天的傭金沒有結算,同程讓我們簽合約只給了60%。只有接受,沒有任何商量,不然一毛錢都沒有?!?/p>

        小李表示,因為平臺倒閉,所以在結算上比較強硬,團長們只能同意這樣結算,僅她個人就損失了近3000元傭金。對于同程這一結算方式,團長小王也表示確有其事。

        同程生活的結算方式讓團長們有些不安,小李表示“因為同程,嚇得團長在其他平臺天天提現”。

        另一方面,不到一年團長們的傭金正在經歷三級跳水。小李表示:“有的新平臺剛上線時傭金都很高,能達到10%,因為初期必須通過高傭讓團長愿意推廣。一旦平臺被客戶認可或者知名度提高,傭金就會下降,例如某平臺剛上線時傭金是10%,幾個月后就變成了5%,后來有的商品傭金只有1%。但是現在,1%都沒有了?!?/p>

        下一篇:這家民營汽車又出事!經銷商絕食討債,更被交易所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