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58mhe"></rp>
    <tbody id="58mhe"><track id="58mhe"><dl id="58mhe"></dl></track></tbody>

      1.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9月25日 星期六

        專精特新 “小巨人”

        “專精特新”可謂是中國實體制造業的濃縮精華,且與當下市場選股審美高度匹配。

        2021年初至今,高景氣賽道的龍頭公司已經兌現了顯著漲幅,預期回報有所下降。在這一背景下,市值下沉“翻石頭”成為了越來越多人認可的選股思路。而這和國家層面定義的“專精特新”類中小企業高度重合。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加快解決‘卡脖子’難題,發展‘專精特新’中小企業”。這意味著,從工信部在2011年最早提出“專精特新”開始,經歷了多年的探索、研究、前期準備,這一概念正式上升至國家層面。

        專,即專業化;精,即精細化;特,即特色化;新,即創新能力強?!皩>匦隆笔侵妇哂小皩I化、精細化、特色化、新穎化”特征的企業,且企業規模需符合國家《中小企業劃型標準》的規定,因此一般為中小工業企業。

        自2017年起,工信部以“專精特新”為導向牽頭匯總了共計3批“小巨人”和5批“單項冠軍”,共計4762家制造業企業,包含396家A股上市公司。這是國家層面對中國制造業的一次全面“摸底”。2021年年初,財政部、工信部聯合印發文件,提出中央財政專項資金將安排100億元以上,支持1000余家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加大創新投入。而這可能只是一輪政策紅利的起點。

        根據申報標準的不同,工信部牽頭的兩份名單各有側重。所謂“小巨人”,是指未來3-5年的高景氣賽道中,已經嶄露頭角的明星公司,其當下的營收規模尚小,但潛力巨大。所謂“單項冠軍”,是指在特定制造業細分賽道中,經過長期深耕、激烈競爭后,最終成為龍頭的企業,其市占率要求全球前三,但對其所處賽道是否朝陽沒有具體要求。兩份名單的結合,即立足當下,也放眼未來,可謂是中國實體制造業的濃縮精華。

        申萬宏源認為,“專精特新”類上市公司的基本面趨勢占優、業績與估值匹配度高,且與當下市場選股審美高度匹配,其后續表現值得期待。

        政策紅利

        “專精特新”一詞最早來源于2011年7月,由時任工信部總工程師朱宏任在《中國產業發展和產業政策報告(2011)》新聞發布會上首次提出。報告提出:“十二五”時期,中國將推動兼并重組與促進中小企業健康發展并舉。促進中小企業健康發展的下一步政策重點是要完善中小企業發展的外部環境,加快推動中小企業服務體系建設,建立中小企業減負長效機制,大力推動中小企業向“專精特新”方向發展,即專業、精細管理、特色和創新。

        2013年,工信部發布關于促進中小企業“專精特新”發展的指導意見,是首個專門針對專精特新企業的政策文件。主要的目的在于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以促進中小企業轉型升級,增強自主創新能力。

        2018年,政府首次提出要開展專精特新“小巨人”培育工作,政策目標在于培育專精特新“小巨人”,促進其在創新能力、國際市場開拓、經營管理水平、智能轉型等方面得到提升發展。此后,工信部在2019-2021年公布了三批專精特新“小巨人”名單。

        根據工信部的定義,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是“專精特新”中小企業中的佼佼者,是專注于細分市場、創新能力強、市場占有率高、掌握關鍵核心技術、質量效益優的排頭兵企業。

        2021年年初,財政部、工業和信息化部聯合印發《關于支持“專精特新”中小企業高質量發展的通知》,“十四五”期間,中央財政將通過中小企業發展專項資金累計安排100億元以上獎補資金,引導地方完善扶持政策和公共服務體系,分三批(每批不超過三年)重點支持1000余家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即重點“小巨人”企業)高質量發展,促進這些企業更好發揮示范作用。

        主要支持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推進以下工作:一是加大創新投入,加快技術成果產業化應用,推進工業“四基”領域或制造強國戰略明確的十大重點產業領域“補短板”和“鍛長板”;二是與行業龍頭協同創新、產業鏈上下游協作配套,支撐產業鏈補鏈延鏈固鏈、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三是促進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改造,業務系統向云端遷移,并通過工業設計促進提品質和創品牌。另外,支持企業加快上市步伐,加強國際合作等,進一步增強發展潛力和國際競爭力。

        7月30日召開的政治局會議,中央政治局提出“要強化科技創新和產業鏈供應鏈韌性,加強基礎研究,推動應用研究,開展補鏈強鏈專項行動,加快解決‘卡脖子’難題,發展專精特新中小企業”,這是首次在中央層面提出專精特新,并將之與“補鏈強鏈”“卡脖子”聯系到一起。

        中金公司表示,中國的產業升級趨勢,為“專精特新”企業發展搭建了“時代舞臺”。

        參照日本等國家的發展歷史,中國制造業借助大內需市場和勞動力成本優勢可能會逐步走出一條產業升級之路。2010年以來,中國的制造業逐步從相對低附加值、低技術含量、低質量、弱品牌的狀態逐步走出產業升級的道路,市場對此也經歷了一個從懷疑到相對更明確的認知過程。無論是實體經濟中的貿易專業化系數所反映的產業比較優勢變遷,還是資本市場呈現的新經濟跑贏老經濟,產業升級與消費升級的結構性牛市,都是中國產業升級的良好例證。

        而產業升級過程中,中小企業發展也是至關重要的環節,不僅因為中小企業占國內GDP比重相對較高,更重要的是許多具備核心競爭力的行業龍頭也是從中小企業成長而來,借助優惠政策培育有競爭力的中小企業也是科技創新和產業升級的關鍵。

        中金公司認為,中國產業升級的四大優勢同樣是“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發展的重要基礎。

        中國制造業近40年來在改革開放基礎上切合內需發展、從低附加值行業起步逐步實現結構升級,并延伸至中高附加值產業。發展到目前總工業產值占全球約30%,其中約70%滿足內需,是基于大市場、全產業鏈、大基建及人才紅利四大產業優勢。這些優勢是內生的,其中最根本的是“大市場”并與其他幾個優勢相輔相成,大部分發達及發展中經濟體并不全部具備,使得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中具備獨特地位。

        一是單一大市場。中國龐大的市場和需求空間是中國各類產業發展的溫床,是各類制造業依托發展第一大優勢。中國在大力投資擴產能、打工業基礎的階段,各類與投資相關的原材料、資本品等需求量及占全球的比例達到空前的規模及水平;當中國逐步轉型到內需與消費驅動的階段,中國的消費市場也在逐步成為全球最大的單一消費市場,并且可能是人類史無前例的大市場。

        二是大、長、全的產業鏈。中國上下游較為完備的產業鏈和產業集群優勢也是吸引包括跨國公司及本土企業的一大優勢。其他相對小的經濟體如新興經濟體及部分總規模不大的發達經濟體并不具備這一優勢。以新能源汽車產業鏈為例,整機廠商的一級供應商在中國都可以找到;動力電池更是如此,從上游的材料到中游電機電控等部件,以及下游需求,基本實現全產業鏈覆蓋。在一個國家和地區能夠實現一個產業從上游到下游全產業鏈的覆蓋將縮小企業的采購和物流成本,也將縮短對需求及技術變化的響應時間,而這種全產業鏈的覆蓋是以大市場需求為基礎的,這種優勢較多新興經濟體及規模偏小的發達經濟體并不具備。

        三是大基建。大市場支持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進而支持生產效率、降低成本。中國在軟硬件基礎設施方面形成的兩個“超級網絡”有助于提升企業整體的運行效率:硬件方面,中國包括高鐵在內的基礎設施優勢仍在不斷提升。截至2020年底,高鐵運營里程已經超過3.8萬公里,約占到全球高鐵網的七成。軟件方面,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網民規模已高達9.83億人。2019年11月,中國正式啟動5G商用后,2020年5G網絡已覆蓋所有地級市,2020年底5G用戶數已達1.6億,約占全球90%。上述兩個“超級網絡”也使得中國在物流效率和線上渠道等方面具有其他市場不具備的優勢,不僅幫助降低企業人流、物流成本,提高效率,而且也會配合衍生新的商業模式,使得中國在一些新商業模式上的探索領先全球。

        四是人才紅利。盡管人口老齡化和勞動力成本的增加使得中國在部分勞動密集型的低端產業上的競爭優勢有所下降,但中國的人才儲備和持續增長的研發投入正在使其從傳統的“人口紅利”轉向“工程師紅利”。人才儲備上,2019年全國普通高校本科畢業人數約為874萬人,研究生畢業人數73萬人。中國每年在美國留學的人數達到37萬人,各類出國留學人員累計可能已突破600萬人。研發投入上,2018年以購買力平價計算的中國科研投入以5543億美元排在第二,占比26.3%。數量絕對領先的高質量工程師群體及高學歷畢業生群體,使得中國“高知識含量的勞動力”繼續具備成本優勢,降低了中國的研發成本,提高了研發效率,也為中國制造業進一步升級、走向高附加值制造業奠定基礎。

        認定標準

        成為專精特新“小巨人”基本條件主要是連續經營3年以上,屬于“專精特新”中小企業,此外還有以下條件。

        首先是專業、專注,包括:專注特定細分領域:企業從事特定細分市場時間達到3年及以上,其主營業務收入占本企業營業收入的70%以上;產品專業強:主導產品在細分市場占有率在全國名列前茅或全省前3位;專業化發展戰略:長期專注并深耕于產業鏈某一環節或某一產品,能為大企業、大項目提供關鍵零部件、元器件和配套產品,或直接面向市場并具有競爭優勢的自有品牌產品。

        其次是精細管理:企業擁有自主品牌。取得相關管理體系認證,或產品生產執行國際、國內、行業標準,或是產品通過發達國家和地區產品認證(國際標準協會行業認證)。

        再次是特色:從事特定細分市場,重點領域為《工業“四基”發展目錄》所列重點領域、制造強國戰略明確的十大重點產業領域、產業鏈供應鏈關鍵環節及關鍵領域“補短板”“鍛長板”“填空白”、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創新產品。

        創新的要求則包括:專利:企業擁有有效發明專利(含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專有權,下同)兩項或實用新型專利、外觀設計專利、軟件著作權5項及以上;研發機構:自建或與高等院校、科研機構聯合建立研發機構,設立技術研究院、企業技術中心、企業工程中心、院士專家工作站、博士后工作站等;信息化:企業在研發設計、生產制造、供應鏈管理等環節,至少1項核心業務采用信息系統支撐。

        小巨人則是指:截至上年末的近兩年主營業務收入或凈利潤的平均增長率達到5%以上,企業資產負債率不高于70%。分類條件包括:營收在1億元及以上,且近兩年研發經費支出占營收比重不低于3%。營收5000萬元至1億元,且近兩年研發經費支出占營收比重不低于6%。營收不足5000萬元,同時滿足近兩年內新增股權融資額(實繳)8000萬元以上,且研發投入經費3000萬元以上,研發人員占企業職工總數比例50%以上。

        政策意義

        招商證券認為,政策扶持培育“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一是引導中小企業創新,提高中小企業素質。

        招商證券表示,中小企業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是中國經濟的主要組成部分。中小企業的問題也是民生問題。

        2010年,由于“四萬億”政策的后續效應,基建、地產的上游傳統領域企業快速增加。而2011年宏觀經濟環境轉頭向下,中小企業生存環境變差,很多企業難以存活。在這個背景下提出培育“專精特新”中小企業,本質上是引導中小企業向創新領域發展。

        此后,“專精特新”一詞也常在中小企業發展規劃中出現。加強對“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培育和支持,不斷提高“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數量和比重,成為中國中小企業發展的一個目標。

        二是完善中小企業的培育梯次。

        招商證券表示,中國對中小企業的培育已經形成“中小企業—專精特新培育企業—省市級專精特新企業—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制造業單項冠軍”的中小企業培育梯次,“專精特新”、專精特新“小巨人”均是重要一環。

        當前,中國約有4000萬家中小企業,11.3萬家專精特新培育企業、4萬多家省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4762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596家單項冠軍企業。全國“專精特新”中小企業高峰論壇透露,“十四五”期間,工信部將培育孵化帶動百萬家創新型中小企業,培育10萬家省級的專精特新企業,1萬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1000家單項冠軍企業。

        三是扶持中小企業國際化發展。

        近年來,中國堅持擴大開放,不斷出臺政策促進中小企業國際化發展。2019年4月,中辦、國辦印發的《關于促進中小企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要“堅持不懈支持中小企業國際化發展”,專門就支持中小企業對外合作與交流提出一系列舉措;2019年11月,黨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中小企業應走“專精特新”國際化道路。

        招商證券認為,中小企業走“專精特新”國際化道路的作用在于:(1)有利于中小企業提高抵御風險能力,減少貿易摩擦、新冠疫情等突發情況對企業造成的影響;(2)有利于中小企業擴大市場份額,提高企業效益;(3)有利于中小企業走差異化成長道路,構建企業核心競爭力,贏得長期市場競爭優勢。

        四是服務于補鏈強鏈,解決“卡脖子”問題。

        “專精特新小巨人”的重點領域中提出,應優先聚焦制造業短板弱項,符合《工業“四基”發展目錄》所列重點領域;或符合制造強國戰略十大重點產業領域;或屬于產業鏈供應鏈關鍵環節及關鍵領域“補短板”“鍛長板”“填空白”產品;或圍繞重點產業鏈開展關鍵基礎技術和產品的產業化攻關;或屬于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創新產品。同時,730政治局會議也將“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與補鏈強鏈、“卡脖子”聯系到一起,可見,當前培育專精特新“小巨人”的目的上升至制造業強鏈補鏈的高度。

        公司特點

        招商證券根據多角度驗證篩選,當前,共319家專精特新“小巨人”已經在A股上市,占全部“專精特新小巨人”的6.5%:第一批專精特新“小巨人”中共37家上市公司,A股上市的企業占比14.9%;第二批專精特新“小巨人”中共163家上市公司,完成A股上市的企業占比9.3%;第三批專精特新“小巨人”中共119家上市公司,完成A股上市的企業占比4.1%。

        專精特新“小巨人”主板上市91家(28.5%),創業板上市134家(42%),科創板上市94家(29.5%)。

        招商證券從市值、估值、成長性、創新性、盈利能力五個維度對專精特新“小巨人”畫像,并與其他指數對比。整體而言,專精特新“小巨人”的特點是:小市值、高估值、高成長、高盈利、創新能力強。

        從市值來看,專精特新“小巨人”上市企業主要分布在100億元以下的小市值區間,共計236家(74%)。具體來看,0-30億元區間66家(20.7%),30億-50億元區間82家(25.7%),50億-100億元區間88家(27.6%),100億-200億元區間48家(15%),200億-500億元30家(9.4%),500億元以上5家(1.6%)。

        從行業來看,319家“小巨人”企業所屬中信一級行業主要為機械(81)、基礎化工(51)、醫藥(39)、電子(36)、電新(23)、計算機(20)行業。所屬中信三級行業主要分布在其他專用機械(32)、儀器儀表Ⅲ(17)、醫療器械(15)、汽車零部件Ⅲ(15)、其他化學制品Ⅲ(14)、生物醫藥(10)、集成電路(9)、行業應用軟件(9)、其他軍工Ⅲ(8)。

        從業績來看,專精特新“小巨人”具有業績增速高,盈利能力強,研發支出大的明顯特點。

        專精特新“小巨人”核心業務單一,往往處于某些利基市場,但是往往是“卡脖子”關鍵環節,且在細分市場擁有較高市場份額。具有較高的盈利能力,是細分行業的隱形冠軍。

        根據招商證券的統計,過去三年,“小巨人”企業ROE均值為11.55%,略高于滬深300指數(11.50%),同時高于創業板指(10.72%)、中證500指數(6.93%)、中證1000指數(5.27%)。

        過去三年,“小巨人”企業毛利率均值為33.36%,遠高于創業板指(27.80%)、滬深300指數(19.22%)、中證500指數(18.34%)和中證1000指數(19.48%)。

        “小巨人”企業成長性高,近三年營收增速均值為19.92%,歸母凈利潤增速均值為28.22%。同期相比,“小巨人”企業的營收增速是創業板指增速的兩倍(9.95%),遠高于滬深300(8.09%)、中證500(6.31%)、中證1000(7.54%)指數。近三年“小巨人”企業歸母凈利潤增速均值為滬深300的5.13倍,也遠高于其他指數。

        “小巨人”企業創新能力突出。過去三年研發費用占收入比例均值為5.25%,比同期創業板指(4.05%)高出1.2%,同時也遠高于中證1000(2.08%)、中證500(1.68%)、滬深300(1.19%)指數。

        從研發成果來看,平均每家“小巨人”企業擁有專利量133個,低于其他指數成分股專利量均值,主要的原因是“小巨人”企業的司齡相對較小。

        從估值來看,專精特新“小巨人”估值略高于創業板指。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PE-TTM(整體法)為63.75,高于創業板指數57.86和其他指數。

        從市場表現來看,2019年6月以來,“小巨人”組合年化收益率高達36.8%。

        招商證券將319家A股上市“小巨人”企業做一個組合。由于這些企業近兩年上市居多,采用季度調倉的方法,上市滿3個月則在調倉時納入組合。由于2019年6月第一批“小巨人”企業名單公布,因此組合從2019年6月底開始計算收益,組合采用等權重方式。

        自2019年6月第一批專精特新“小巨人”名單公布以來,“小巨人”組合收益率為96.5%,相對滬深300的超額收益率為70%,2021年以來漲幅30.7%。2019年6月以來年化收益率為36.8%,年化波動率為23.4%,夏普比率為1.51,最大回撤為23.14%。

        投資思路

        招商證券表示,盡管319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均是細分領域龍頭,但是部分企業仍然不夠成熟,可能的原因包括:產品不夠成熟,尚不能完成對海外龍頭的替代;所處行業過于前沿,需求端尚未爆發,盈利模式尚不清晰;部分公司僅能服務于政府部門,市場空間尚未完全打開等。這些公司的普遍特征是收入規模尚小,且增速不穩定。因此,從投資的角度來講,仍需要進行一定的篩選。招商證券提供以下三條選股思路。

        一是卡位強鏈補鏈關鍵環節,國內份額提升型。

        當前,世界正處于新一輪科技周期上行期,一系列的科技變革正在孕育之中,中國正處于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時刻,G2大國關系也進入到了新的階段,實現關鍵核心技術的自主可控,不僅是中國經濟發展新動能的必然路徑,也是中國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的必然之選。中國卡脖子的重點集中在上游的材料設備以及半導體、軟件、數據庫等產業鏈。

        國內份額提升型企業往往經歷“產品研發成功—產品通過核心客戶認證—量產(營收大幅增長)—市場份額明顯提升”的過程。企業前期往往要經過較長時間研發出產品,然后再花3-4年甚至更長時間改進產品從而獲得核心客戶的認證。通過認證則意味著企業產品研發成功,打入產業鏈。此后,公司的產品可以開始規?;慨a,從而營收規模出現大幅增長。隨著公司產品得到更多客戶的認可,公司的市場份額將得到明顯提升。這類企業完成國內份額的替代之后,還有可能通過價格、供應鏈、技術等優勢,完成在海外市場的份額提升,成為第二類全球份額提升型企業。

        二是進軍全球供應鏈核心環節,全球份額提升型。

        “十四五”規劃中提出,中國要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的現代化水平,不僅要補齊短板,還要鍛造長板,立足產業規模優勢、配套優勢和部分領域先發優勢,鞏固提升高鐵、電力裝備、新能源、船舶等領域全產業鏈競爭力,從符合未來產業變革方向的整機產品入手打造戰略性全局性產業鏈。本次730政治局會議中,專精特新企業也與強鏈補鏈聯系較強。

        全球份額提升型企業往往出現在中國的優勢產業中,如通信、電力設備、光伏、高鐵等行業。此外,某些細分領域在全球往往被一兩家企業壟斷,國內企業實現國產替代之后,開始在海外市場對原本的壟斷企業發起進攻,占領其原本的市場,從而從國內份額提升型公司轉變為全球份額提升型,也就是德國提出的“隱形冠軍”。全球份額提升型企業的特征是業績快速增長,海外營收占比逐年提升,實現在全球的份額擴張之后,其業績的穩定性將強于單一市場企業。

        三是受益于新技術新趨勢,賽道起飛型。

        投資于賽道起飛型公司的本質是賽道投資,關鍵在于選擇賽道。當賽道起飛時,在龍一的示范效應和賺錢效應下,投資者會更加相信其他賽道標的的投資邏輯,從而形成板塊的合力進一步增強賺錢效應,吸引更多的資金進入。這時,即使有些企業業務存在一定的瑕疵,也會在類比效應下加速上漲。因此,投資賽道起飛型公司的關鍵在于選擇賽道。

        招商證券認為,一般而言,一個中期較好的賽道應該具備四個基本要素——故事、業績、共識、標的。

        故事:確定的產業趨勢(Blueprints for Industry),一個確定的產業趨勢是指某一個產品、技術、模式在當前具有較低的滲透率,但是在當前有足夠強的邏輯和證據表明滲透率會在未來2-5年快速提升,可以在當下清晰勾勒出產業發展的藍圖,則投資者會以滲透率90%以上的盈利預期對股票進行定價。

        業績:將要/正在爆發的業績(EPS Jumping),產業趨勢太多了,但是投資者只關心在短期就能釋放業績的,說一千道一萬,業績還得逐季看,如果這個季度業績不能爆發,那就等下一個季度再看,大部分投資者不愿意為一個美好的故事提前哪怕一分鐘買入。

        共識:分析師的深度推薦和美好的技術圖形(Analyst Recommend and technical Analysis),在機構投資者不斷壯大的今天,要形成大級別的行情,分析師在其中扮演關鍵角色,一篇優秀的、數據詳實的行業,個股、產業的深度的報告,能夠迅速聚攏人氣,形成合力。前瞻性或者及時性寫出這種報告,做出這種推薦,應該是賣方分析師最大的存在價值。而買方分析師存在的價值,就是從無數篇深度、無數場路演中識別最強產業趨勢信號。

        而要讓個人投資者買入,則需要美好的圖形趨勢,個人投資者的強力買入,一看技術分析,二看“概念”,很多時候,千言萬語不如一句“圖好”。

        分析師的強力推薦報告和走勢良好的技術圖形會加速產業趨勢和賽道的共識形成,從而造成賽道板塊在后期的加速上漲。

        標的:有一組股票容量足夠大的投資標的(Targets with Liquidity),如果一個行業同時具備前三者,但是沒有一組股票容量足夠大的投資標的,則大部分機構投資者也很難參與,難以形成大級別的行情。因此,有一組股票容量足夠大的投資標的就非常重要。這組股票里面,往往有一個管理、技術、業績相對完美的絕對龍頭引領賽道投資,投資者分歧不大。在這個“龍一”的帶領下,一批標的形成了投資組合,圍著這個賽道和產業進行投資。

        當具備了以上四個條件的細分產業趨勢或者行業,就可以被稱為“最強賽道”,最強賽道的魅力在于吸引全市場的資金,在一年時間內將股價推高至“終局”——股價提前反應了這個產業趨勢的最大盈利“能見度”。

        根據BEAT法則,結合國家重大戰略和“專精特新”要求,聚焦硬科技創新,招商證券認為接下來一段時間以下潛力賽道值得關注:工業互聯網/工業4.0、物聯網、國產大飛機、化工新材料等。

        根據以上三條思路,招商證券分別設置相關指標進行篩選:

        一是基礎條件,包括:至少有一家機構覆蓋;2021年機構預測營收平均值大于3億元;市值大于50億元;2021年萬得一致預期營收增速大于20%,歸母扣非凈利潤增速大于20%。

        二是分類條件,包括:(1)國內份額提升型:過去三年營收復合增速不低于100%,過去三年毛利率均值大于40%,ROE大于10%,研發費用率大于4%,2020年海外營收占比小于40%;過去三年營收復合增速小于100%但2021年營收增速大于50%,過去三年毛利率均值大于40%,ROE大于10%,研發費用率大于4%,2020年海外營收占比小于40%。(2)全球份額提升型:海外營收占比不低于40%,過去三年毛利率均值大于25%,ROE大于15%,研發費用率大于4%。(3)賽道起飛型:篩選部分已經在爆發的賽道龍頭股,如極米科技。

        東北證券表示,能夠通過工信部篩選而成為專精特新“小巨人”的公司,基本是在某些細分領域存在競爭優勢、技術壁壘、創新力強的公司,而從市場表現看,專精特新“小巨人”當中不乏能夠實現較高相對上證超額收益的公司,但在長期和短期也存在表現較差的公司,所以進一步優中選優是實現收益的關鍵,主要從賽道與公司經營兩方面進行篩選。

        賽道層面:碳中和、自主可控、國防軍工。

        高景氣度行業更容易實現超額收益,在小巨人所處各個行業中,當前處于高景氣的行業,如新能源帶動的電新、有色金屬、國防現代化帶動的軍工、半導體芯片等帶動的TMT板塊,以及資源品價格上漲周期行業,基本都實現了100%比例的超額收益(實現比例之上為實現超額收益個股數量)。景氣度較弱的消費類醫藥、家電的超額收益比例較小。

        在賽道層面,以“十四五”規劃里面關于制造業核心競爭力提升的八大領域為主,同時自上而下結合當前市場關注度較高的方向,進行細分賽道領域的選取,就制造業而言,東北證券建議關注三個主線:碳中和、自主可控、國防現代化。

        首先,是已為國家長期重要戰略的極長坡道碳中和賽道。具體關注的方向有:一是新能源發電設備方向,目前中國火電仍占據58.3%左右的發電量,清潔能源如光伏、風能、氫能等的替代空間仍廣闊。

        二是儲能方向,風光等可再生能源的發展天生離不開儲能行業的發展,近日政策頻發鼓勵可再生能源發電企業自建或購買調峰能力,鋰電、燃料電池等都是未來關注重點。

        三是新能源車方向,目前中國新能源車的滲透率剛剛越過10%的大關,接下來進入供給升級疊加需求驅動的快速滲透期,其中鋰電、電機、電動車零部件等產業鏈相關板塊都受帶動而維持高景氣。

        其次,制造強國戰略下,自主可控涉及領域。具體可關注的方向有:半導體芯片方向,中國在芯片設計制造的諸多領域存在和海外較大的技術差距,比如高精度的光刻機、芯片設計軟件、光刻膠等等。

        民用航空發動機領域,中國民用航空發動機的需求基本完全靠進口滿足,自主可控程度較低。

        高端基礎化工材料,據工信部2018年統計,在130多種關鍵基礎化工材料中,32%的品種仍為空白,52%的品種仍依賴進口,基礎化工新材料方向的國產替代任重道遠。

        其次是國防安全重要性不斷凸顯下的國防現代化方向。具體可關注方向有:軍用航發,2021年以來中國軍演頻率變高,軍用飛機亦處在更新換代的大周期內,整體軍用航發產業鏈企業都在擴產中,行業景氣度上行。

        北斗產業鏈,隨北斗三號的最后一顆全球組網衛星發生完成,中國自主全球定位系統的實現使產業鏈下游應用方向有望迎來高景氣。

        軍隊信息化,“十四五”國防現代化建設中,要求加快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有望刺激軍工連接器等電子元器件的需求爆發,利好上游元器件產業鏈。

        軍工新材料,以碳纖維為代表的復合新材料隨軍機換代而需求高增,碳纖維等復合材料亦被列為國家關鍵戰略材料,有力推進其產業化。

        企業層面:關注盈利能力、成長速度、創新性、人才儲備。

        通過進一步對近期表現較好的“小巨人”進行分析,東北證券發現,更好的盈利能力、成長速度、創新能力、人才儲備更有助“小巨人”實現超額收益。

        高盈利能力有助實現超額收益,對“小巨人”進行不同毛利率區間的高低分組,計算不同分組內實現超額收益的比例,從結果看,毛利率小于10%的分組內基數僅有2家(實現比例上方為該組別實現超額收益個股數量),故其高達50%的實現比例結果存在干擾性,可排除。而毛利率大于50%組別的實現比例較低,僅有39%,主要是由該組別內接近一半的股票為醫藥股,而近期醫藥股受中報業績公布而波動過大而導致。東北證券表示,排除極端情況,從剩下組別可觀察到毛利率越高更容易實現超額收益。實現超額收益的“小巨人”中,僅有1家毛利率低于10%,毛利率高于20%的占據83.7%。

        成長性拉動超額收益,以2021年一季度相對2019年一季度盈利復合增速為基準,對“小巨人”進行不同盈利增速區間的高低分組,計算不同分組內實現超額收益的比例,可看出盈利增速越高的,實現超額收益的比例越高,盈利增速大于30%的組別實現比例明顯提高。小于10%組別的實現比例高是由于該組別電新、機械個股占比較大,近期熱度較高,普遍漲幅較大所致。東北證券表示,實現超額收益的“小巨人”中57.2%的盈利增速大于20%,雖然有22.1%的盈利增速仍低于10%,主要由該組別基數高,同時電新、電子熱門股占比偏多所致。

        創新能力推動超額收益,用研發占總收入比例來描述創新能力,對“小巨人”進行不同研發占比區間的高低分組,從不同分組實現超額收益的比例來看,研發占比大于5%的分組超額收益實現比例遠高于研發占比低于5%的。從實現超額收益的個股中,可看出92.7%的超額收益實現者研發費用率在3%以上,62.6%在5%以上。

        人才儲備跟超額收益有一定相關性,用碩士員工占比來描述人才儲備,對“小巨人”進行不同碩士員工占比區間的高低分組,從不同碩士員工占比分組的“小巨人”企業實現超額收益的比例來看,基本上碩士員工占比與實現超額收益的比例成正相關,其中1%-3%組別的比例明顯偏大是由于該組別中一半以上均為新能源相關個股,近期漲幅較大所致,而8%-10%組別的比例明顯偏小是由于該組別中較多為醫藥股,而醫藥股近期受中報業績公布而波動較大。在實現超額收益的“小巨人”中,75%的碩士員工占比都在1%以上。

        東北證券表示,企業所處賽道、成長速度、盈利能力、創新能力、人才儲備都與其超額收益的實現情況較為相關,故在篩選層面對前述的各因素的要求進一步拔高,同時將公司的估值性價比用PEG考慮進來,形成篩選指標如下:2021年盈利預測大于30%(若有);毛利率大于25%;研發費用率高于5%;碩士員工占比大于3%;PEG小于1。

        52周新高的股票

        股票名稱收盤漲跌幅日期
        億緯鋰能56.036.6620191216
        深高速12.041.6920191216
        久立特材9.340.1120191216
        聚飛光電5.4810.0420191216
        完美世界40.096.6220191216
        北京君正90.13-2.7420191216
        宏大爆破17.142.1520191216
        星星科技7.284.0020191216
        水晶光電18.164.6720191216
        華測檢測15.322.4720191216

        52周新低的股票

        股票名稱收盤漲跌幅日期
        如意集團7.650.6620191216
        東旭光電3.22-1.2320191216
        京漢股份4.531.5720191216
        中國動力19.672.2920191216
        翰宇藥業5.532.2220191216
        天廣中茂1.420.7120191216
        *ST神城0.250.0020191216
        華業資本0.62-10.1420191216